“今年春节不检修、不停产,生产正常进行。”电话的那头,盐湖股份(23.350, 0.09, 0.39%)旗下蓝科锂业相关人士告诉记者,近期碳酸锂销售行情依旧火爆,为保证前期订单按期交付,春节期间公司不会停产检修。

与蓝科锂业同在察尔汗盐湖“挖锂”的藏格锂业,也将在加班状态下度过春节。该公司相关负责人称,虽然近期碳酸锂价格有所下降,但销售端仍“挤”不出多余的货给新客户,眼下供需仍然偏紧。另据该人士介绍,青海的盐湖提锂企业今年春节均不会停产。

事实上,受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终端需求减弱等影响,近期碳酸锂价格的回落,似乎为锂盐产业营造出开年“遇冷”的氛围。那么,碳酸锂供需关系是否缓和?未来价格会否继续下跌?多位企业人士和业内专家接受上海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行业内新增产能尚需时间,供需关系仍将保持“紧平衡”,今年碳酸锂价格或维持高位运行。

新增产能有限

碳酸锂供给或维持“紧平衡”

对于碳酸锂产业,2022年绝对是载入史册的一年。碳酸锂价格的不断攀升让锂盐厂商赚得盆满钵满,有企业在2022年单季盈利就超过2021年全年。尝到“甜头”的上游厂商们更是纷纷抛出大手笔扩产计划,以期在未来竞争中抢得市场先机。

据不完全统计,2022年仅A股公司宣布拟投建的锂盐产能合计已超过40万吨。产业资本的大手笔布局,也让市场中“碳酸锂产能过剩的声音”渐起。

“自2021年下半年以来,有很多企业大搞产能建设,但真正有产出的并不多。”四川某锂矿开发人士表示,碳酸锂生产要有资源,而矿权的获取更非朝夕之事,就公开信息来看,2023年国内碳酸锂产能不会出现大幅增长的情况。

以锂盐产业较为成熟的青海为例,蓝科锂业2022年全年3.07万吨、藏格锂业1.05万吨的碳酸锂产量分别较2021年增加8000吨和2947吨,合计新增超过1万吨。

而受冬季气温下降等因素影响,青海盐湖卤水的吸附效率随之降低,目前产能出现大幅下滑。记者了解到,目前蓝科锂业、藏格锂业的碳酸锂日产能分别在40吨、20吨左右,较夏季高峰时分别下滑50%至60%,这一态势或持续到今年3月底。

锂资源开发的难度与进度,难以匹配下游需求增长的速度和量级,这也是个关键问题。2021年以来,仅头部动力电池企业宣布未来5年新增产能累计已超2000GWh。更有机构预测,随着电动汽车叠加储能需求爆发,2023年全球动力电池和储能电池总需求或达1.1TWh至1.2TWh,同比增长将超50%。

“除了南美盐湖外,西藏盐湖和江西宜春的锂云母矿如果能够加快开发进度,供需关系可能有所缓和。”有熟悉锂矿行业人士表示,以最为确定的西藏矿业旗下扎布耶盐湖来看,该盐湖的万吨电池级碳酸锂项目最快在今年9月底建成投产,在产能尚不能及时释放的前提下,碳酸锂供需关系将保持“紧平衡”状态。

锂矿开发提速

上游资源争夺或更激烈

随着新能源汽车、储能产业的快速发展,锂资源在新能源产业中扮演的角色越发重要。多家锂矿企业及产业专家接受记者采访时均表示,今年锂矿开发提速已成共识,上游矿企“护航”锂电产业发展的信心十足。

锂矿开发提速的大背景,是我国锂资源自供能力尚显不足。生意社1月5日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22年1至11月,国内碳酸锂总产量为31.44万吨,已超过2021年的24万吨。而据海关统计数据,2022年1至11月我国碳酸锂累计进口数量为12.52万吨,同比增长69.7%。

事实上,国内锂矿资源开发提速已迫在眉睫。2022年11月初,“加拿大要求国内锂矿公司撤资”的消息登上热搜。对于锂矿企业在“出海”淘矿时遇到的困难或问题,A股某锂矿公司高管表示,当务之急还是在确保生态安全前提下加快推进国内锂资源开发步伐,优化产业链布局。

需要指出的是,锂资源的加速开发将导致对上游资源的争夺更为激烈。“国内锂矿大都‘名花有主’了,剩下的优质资源估计一个手都能数出来。”有熟悉锂矿开发人士笑称,从江西宜春、湖南郴州等地的锂资源“争夺”热潮来看,企业未来获取上游资源的难度会越来越大。

另一个现象是,由于国内锂资源有限,很多企业将眼光瞄准海外市场。最新案例是四川路桥欲出资9.5亿美元出海买矿。“国内资源的紧俏倒逼企业出海寻矿,其背后还是供需关系驱动。”藏格矿业相关人士认为,究其原因是各方对锂电后续发展的乐观预期,企业拿到的资源越多,便对未来发展更有信心和底气。

面对产业上游的积极投入,高工锂电预测,到2025年国内锂资源供应量将超70万吨(以碳酸锂计算),是2021年供应量(24万吨)的3倍左右,如果届时产能顺利释放,将大幅缓解供求矛盾。

绿色高效开采

提锂技术企业显“身手”

在锂资源加速开发的预期下,提锂技术企业则有望率先受益,尤其是从事“含金量”较高的盐湖提锂技术服务企业。高工锂电根据投资进度测算,2021年国内盐湖卤水提锂产量约10万吨,预计到2025年达到25万吨。

得益于碳酸锂产业的不断发展,市场中也涌现出一批各具所长的盐湖提锂技术企业。从事水处理工程业务的倍杰特此前表示,目前公司已承接盐湖提锂相关订单共7个,包括扎布耶盐湖提锂项目的5个订单和拉果错盐湖提锂项目2个订单,金额合计2.96亿元。

“青海盐湖的吸附法提锂工艺流程已经比较成熟,但是西藏盐湖开发不能生搬硬套。”同为盐湖提锂提供膜支撑的唯赛勃总经理周广朋告诉记者,西藏低镁锂比的盐湖更适合原卤提锂,而原卤提锂,膜工艺至关重要。

唯赛勃针对西藏盐湖提锂开发的低温纳滤膜已参与了多个盐湖的小试和中试。以年产万吨碳酸锂盐湖为例,仅在预处理阶段需要的低温纳滤膜数量约为10000支,若该技术能在西藏新建盐湖项目中得到规模化运用,市场前景将非常广阔。

进一步来看,2023年提锂技术企业与上游资源方的合作互动或更为频繁。有提锂技术服务企业人士告诉记者,从“能采出锂”到“高效提锂”,锂矿企业已全面走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以盐湖提锂企业为例,各家都希望通过在提锂母液回收等方面改进技术,从而保证回收率的稳步提升,资源端谋求技术升级的预期或为提锂技术产业带来更多业务机会。

相较于盐湖提锂过程中的绿色开采,矿石法提锂可能出现的环保问题则受到高度关注。以亚洲“锂都”宜春为例,2022年11月下旬因锂盐企业排污引起的环保风波已敲响警钟。

“锂云母提锂产生的尾矿和矿渣如果不能有效处理,的确会引发比较严重的环保问题。”江西宜春某碳酸锂加工企业人士称,今年宜春涉锂企业的环保投入力度肯定会大幅增加,新项目的审批或更为严格。

来源:上海证券报

 


根据预测,2021年中国汽车总销量有望达到2610万辆,其中,新能源汽车销量340万辆,同比增长1.5倍,占比超过13%,这一增速超过了此前大家的预测,新能源汽车发展进入快车道。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带动了动力电池的高速增长。动力电池生产流程一般可以分为前段、中段和后段三个部分。其中,前段工序包括配料、搅拌、涂布、辊压、分切等,中段工序包括卷绕/叠片、封装、烘干、注液、封口、清洗等,后段主要为化成、分容、PACK等。 材料方面主要有正负极材料,隔膜,电解液,电池包相关的铝塑膜,结构胶,缓存,阻燃,隔热等材料,以及电池包的外壳结构材料。为了更好促进行业人士交流,艾邦搭建有锂电池产业链上下游交流平台,覆盖全产业链,从主机厂,到电池包厂商,正负极材料,隔膜,铝塑膜等企业以及各个工艺过程中的设备厂商,欢迎申请加入。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公众号,点击下方菜单栏左侧“微信群”,申请加入群聊

作者 lv, mengdie